几个司机几台车就能开公司做物流

    2021-01-09 17:59

    韩立国则表示,现在汽车代驾服务涉及面很广,除了酒后代驾外,还有机场代驾(为开车出行坐飞机的客户在指定时间内接送客户往来于机场)、商务代驾(由客户自行提供车辆,代驾公司提供司机为其提供商务、会议等公务代驾)、其他个性化代驾(根据客户的需要提供迎婚嫁娶,老人小孩接送,汽车保养等代驾)等。最近,“喜尔斯”还与大昌行喜龙俱乐部联手推出“年审代驾”服务,提供专业司机上门提车送车,希望能让车主在繁琐的车审流程中解脱。韩立国说:“但目前所有代驾公司的酒后代驾还是占绝对的业务比例。”

    为了整改行业的不规范性和松散性,促进代驾行业的发展。今年6月份,由11家代驾公司组织发起的广东省代驾行业协会通过了协会章程,并在8月6日政府正式发牌予以登记。韩立国表示,随着协会正式成立,今后有望和政府相关部门配合制定行业标准,甚至可能要求代驾司机持证上岗,这将确保行业健康发展,也为车主提供安全代驾。(记者 许方华)

    广州代驾市场的潜力到底有多大?韩立国说:“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,但可以约莫估算一下。全广州有没有一万家酒楼?如果每个酒楼有一个客人因为醉酒请了代驾,按照一单最低消费100元算,一天就是100万元的业务量。这只是最保守的估算。”据他介绍,“喜尔斯”刚成立的时候,曾在食肆云集的广州跑马场里头大力推广,但大多数车主宁愿酒后冒险自己开车回家,也不愿意请陌生人代驾。

    这两天,广州连续发生两起醉驾伤人案,共造成9人死亡的惨剧。“喝酒不开车”应成为所有车主自发的行为准则。那喝了酒咋办?找“代驾”!据了解,目前北京、广州、上海等诸多城市“代驾”业务已然成行成市。

    在广州与代驾相关的从业者有三类——一是租车公司兼营代驾业务,二是私人司机以“小作坊式”经营,三是专业代驾公司。其中第一类因2011年被央视曝光业务非法,许多租车公司关停了代驾业务。据悉,目前我国工商局的行业分类中,还找不到汽车代驾服务项目,许多代驾业务被界定为“驾驶技术服务”。国内目前的代驾业务仍是无主管单位、无准入门槛、无统一标准的“三无”行业。因此,出现市场乱象在所难免,比如有的代驾司机会根据车的豪华程度来收费,代驾司机本身驾龄和驾驶技术不好,不遵守交通规则,或者疲劳驾驶等。

    虽然市场需求强烈、利润回报率高,但代驾却因缺乏名正言顺的法律法规支持,处境颇显尴尬,“合情不合法”成为业内人士自嘲的说辞。据了解,目前在中国内地,代驾还处于萌芽期,就如前些年的物流一样,几个司机几台车就能开公司做物流,代驾也是如此,几个老司机就能支起一家代驾公司。但这其中存在很大风险,客户的人身财产安全、发生事故的责任方等,一旦发生纠纷,就是大事情。

    韩立国说:“代驾服务最关键的环节就是司机,司机素质好坏关系到公司和客户的利益。”据悉,喜尔斯在招聘代驾司机时有严格的门槛,驾龄要5年以上,进入公司后还要进行培训,平时也有定期训练。在代驾时,他们会要求车主出示保险、年审等证件。“但是其他公司是否能做到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另外,一些小公司和私人代驾为了抢客源,拼命压低价格,但万一出现纠纷,车主就可能承担很大风险,这也搅乱了该行业的正常发展。

    广州熙基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总监韩立国告诉记者,公司在2010年1月以“喜尔斯”品牌推出代驾服务,但问津者少,业务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状态,直至最近一年,接单量迅速飙升。虽然他不愿意透露目前具体业务量有多少,但表示:“目前整个业务一直往上走,前景非常看好。”韩立国认为,代驾市场之所以火爆起来,酒驾相关法规出台起到主要的推动作用,也说明市民安全意识大增。

    两年多的发展,广州代驾行业已经初具规模。市工商局数据显示,目前广州市正规注册具有代驾资格的公司有150家左右。与此同时,代驾服务的网络攻势也愈发猛烈,百度、58同城、赶集网等网站均有代驾信息发布,其中58同城网站广州代驾信息超过2500条,行情相当火爆。

    据了解,虽然汽车代驾在市场上存在了很长时间,但代驾真正在广州火爆起来,也就是最近一年的事情。2011年5月1日国家正式实施“醉驾入刑”;今年1月1日起,“最严交规”正式实施。根据法规,酒驾将被扣12分、暂扣驾驶证6个月,处以2000元以下罚款,醉驾则被吊销驾驶证,追究刑事责任且5年内不得重新考驾照。

    记者近日走访广州代驾市场发现,尽管这一行业市场前景广阔,但相关企业鱼龙混杂,代驾收费、纠纷处理、人员管理尚未形成统一标准,行业发展亟需规范。对于大多数车主来说,汽车代驾仍属“新鲜事物”,对其中服务涵盖的范围、便利性、风险和费用等方面都不甚了解。

    由于市场需求量大,许多新兴代驾公司出现了,他们以网络、手机为平台进行宣传,有些甚至研发了手机搜索软件和app应用。一些北方的代驾公司也开始进军广州市场,如“e代驾”是北京一家比较有名的代驾公司,去年在广州设立分公司,并推出类似“嘀嘀打车”的应用,车主可以通过该软件查找到附近是否有该公司的代驾司机待命。

    事实上,酒后代驾只是汽车代驾的其中一个服务项目。家住南海的陈先生告诉记者,他经常开车到广州谈生意,少不了喝酒,今年5月份在一次酩酊大醉之后,朋友建议他找代驾。“那时真是醉得方向盘都握不紧,如果打车回去,自己车子要在停车场过夜,第二天还要回去拿车,代驾开车送我回家收了180元,挺划算的。”陈先生说,通过那次叫代驾,他才知道汽车代驾并不限于酒后代驾,平时帮车主开车接送朋友或小孩也是服务内容之一,这正符合他的需求,因为平时比较忙,没时间接小孩放学。

    表面上生机盎然的代驾行业却存在着“黑代驾”横行、收费标准混乱、无监管部门等诸多乱象,由此带来的安全隐患不容小视

    在珠江新城西塔附近,有某代驾公司的代驾点,有着十几年驾龄的欧师傅每天都会在此等候客人。“这半年来代驾需求量越来越大”,这是欧师傅从事代驾3年来的最大感触,“酒后驾驶查得越来越严,老板也怕,这不是有钱就能搞掂的问题”。

    据介绍,代驾市场没有明显的淡旺季,一般来说,工作日比节假日的生意多。因为人们都是工作应酬时才喝酒,节假日陪伴家人很少会喝酒。饮酒是中国传统的餐桌礼仪,所以代驾需求量肯定不会少。不过,虽然需求量激增,但广州代驾市场还只是起步阶段,远未饱和。